糖葫芦

迟到一万年的生贺……过于寒酸
10.31帕帕生日快乐x

回校前来一发儿子√

儿子是和lof有仇么…

【段7】大概是金铃坑的尾巴

#城市和剑冢的性格是会有些差异的啊ooc预警
#雷区雷区误入
#见家长系列

        “等等,你之前说四天四夜,为什么又要带七天的衣服?”金铃翻出之前的消息记录给无剑看。
        无剑思考了一下,给出他一个解释:“因为我们两个一起是四天四夜,今晚上大哥他们就来了啊。之前嗨过头了忘了告诉你。”
        “……来这里?”你根本没有告诉我啊!
        “是啊,主人跑路之前我们都在这里的。”无剑点点头,“为什么你的表情比平时还要僵硬?”
        “……没,你看错了。七天是怎么回事?”
        “因为你要和我待在一起,你不会以为他们来了你就可以跑了吧?噢……当时算错了,应该是九天才对。”
        “和你?”金铃的表情有点复杂。
        “怎么,有什么问题么?你不愿?”无剑斜视了一眼,“你还是和我睡一张床,他们不会把你赶出去的,放心吧。”看着那张依旧表情复杂的脸,他凑近了些,“还是说金铃儿你……在担心昨天的事?”
        别过脸,点头。
        “噗~这有什么好担心的,有问题我会解决的,你放心吧~”无剑拉着金铃往外面走,“来来,这个假期我们的最后一个白天,出去玩~”
        金铃无奈扶额,对无剑这样的态度不知是该笑该哭。
        “你还有什么没完成?”买衣服吃东西拍照选书买植物,连我你都生米煮成熟饭了,还有什么?金铃想。
        “我想要一只宠物,顺便帮二哥去接一只寄存在别人家里的叫做三色的猫。”
        “三色?你取的名?一只花猫?”
        “是啊,你怎么知道的?”
        “……猜的。也只有你这么直接。”
        “我也是会委婉的啊~只是不是时机而已。三色其实是个恶趣味,只是没想到二哥没有拒绝。”
        “……依旧恶劣。”
        “承蒙夸奖~”
        并不是在夸你啊喂!

        无剑最终挑中了一只金毛幼犬,叫寄回北京。
        本来是打算挑一只哈士奇或者萨摩耶,后来在金铃的推荐下改成金毛。嗯,一条毛色非常好的金毛,据无剑描述,它最大特点就是颜色和金铃的发色非常像。

        下午青光、紫薇和玄铁三人来时看到金铃表示非常惊讶。
        晚上,玄铁在厨房,金铃在帮玄铁打下手,青光在客厅看着电视,紫薇洗好澡后一如以前抱着三色坐在床上,这时无剑便来找紫薇谈心了。
        “二哥二哥,能不能请你去其他房间睡?”
        紫薇挑了挑眉:“在你提出这个请求之前我要问你一个问题,这床单怎么换了?上个月我来时不小心留下的茶渍没了。”
        “因为我和他昨天出柜了,欢呼吧,两情相悦。”无剑非常淡定地说出事实。
        这句话足够解释一切。
        “喵——!!!”三色在被吓住而下意识用力的紫薇手中挣扎。
        玄铁从厨房探出个头,朝房间里喊了一句:“无剑,不要欺负三色!”
        欢呼个大猪蹄子。
        “……别想骗我。”紫薇回了这一句,明显不相信。
        “证明给你看的话,就能请你去和四哥睡吧?反正主人不在。不然你想让他去哪里,沙发或者其他人的话我是不会同意的哦?”
        “你倒是证明给我看看。”紫薇嗤笑了一声,觉得无剑还是在骗他。
        “金铃儿,你过来一会儿!”无剑向正往餐桌端菜的金铃呼唤。金铃洗了个手过来,站在无剑身边,看了看紫薇和无剑,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问:“有什么事吗?”
        “吻我。”他抛出一个短句。
        金铃的脸一下子又浮现红晕:“你又在玩什么?”迟迟不敢在紫薇面前凑上去。
        “算了,我来好了。别在意他,专心点。”他的手从那金色的长发下穿过,按住了后脑勺,很是熟练的和金铃吻在一起。
        紫薇看着无剑的动作,感觉无剑似乎很熟悉要怎么做。
        这是一个绵长的吻,吻到后面紫薇都不好意思再盯着他们两个。
        没想到我弟是一个具有侵略性的攻,超出认识啊。紫薇想着。
        一吻毕,无剑舔了舔嘴角,转头看向捂着眼睛的紫薇:“怎样,二哥?这个证明可还行?”
        紫薇松开手,看了一眼脸色潮红的金铃,在看无剑脸上那种莫名自豪的神情,沉默了几秒,抱着三色提着枕头出去了。
        “……你又在玩什么?”金铃用手背轻轻擦了擦嘴唇。
        “为了让他相信我和你,让后把床让给你~”
        “你直接说出来了?!”
        “噗~我只是说出柜了而已,其实出柜并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没想到二哥竟然听得懂呢~”

【段6】无剑金铃其实都应该生成女孩才对

#微ooc预警
#女装梗雷区误入

        “金铃金铃儿,去那儿看看!”
        一家饰品店,无剑拎了一个手提袋出来。
        “金铃儿,我们去那家店!”
        一家杂货店,一袋子的糖果。
        “金铃儿,你的房间养有很多花草对吧?”
        “不是特别多……”
        “那,和我去那边!”
        一家园艺店,最后寄存了一盆贵夫人。
       金铃忽然想起君子对无剑的赞美:无剑的购买力能和姐姐有的一比,那可是非常厉害的。
        “啊,越女推荐的店,金铃儿,进来。”无剑拉着金铃进了一家服装店。
        吵闹的氛围被玻璃和冷气隔绝在店外,感觉世界安静了不少。
        宽松的T恤……好似紧身的露肩长袖……剪拼的衬衫……宽松的卫衣外套……
        无剑挑衣服的时候会问金铃意见,都不是名牌但是看起来不会差到哪去,目前金铃没有看出无剑买衣服的规律。
        金铃正在看正装,最终拿了两套让无剑提个意见:一套是亮眼的白色,衬着桃红色的衬衫和白色领带,教科书式的款式;一套正常黑白配,燕尾服。
        无剑毫不犹豫的将燕尾服那套挂回原来的位置,然后拿起白色的那一套,说:“这件比较有感觉。”我比较心水你穿白衣的样子。
        准备结账时,他忽然拉着金铃来到女装区:“我要帮淑女挑一件衣服,看看这家店有没有适合的。”
        “……为什么?”为什么特地帮淑女挑衣服?
        “之前答应过的,但是一直没时间……我忽然有个想法。”无剑环顾了一下因为午饭时间而有点空旷的店铺,拉着金铃到晚礼服的专区,“你等我找找……”
        五分钟后,无剑从上面一排拿下了一条白色的及地长裙。
        乳白色为底色,是高腰的款式,腰以上比较像抹胸式,肩部是薄薄的纱,金色的辫子形的腰带,挂着一圈红色的流苏,艳红色和粉色的花纹与金色的丝线纠缠着从裙摆开始向上,密度逐渐变小,布料很少,裙摆前面较后面短一些。
        煞是好看。
        无剑拿着这条裙子在胸前比了比,问金铃:“怎么样?”
        他轻咳了一声,点了点头,目光再次移向别处,不与无剑对视:“挺适合的……也挺好看的……”幻想着女性的无剑穿着这件衣服,绝对是人间绝色。
        不过无剑一向是会打破他的幻想的人——
        “好看就行~金铃儿,你来试试看~”
        金铃的脑子当机了五秒钟,不堪置信地反问:“……我?”
        无剑点头,满怀期待的看着他。
        “不、不可能。”他下意识地远离了无剑一步。
        “试试啊,我当时看到这件的时候就想着你穿上会是什么样子~超~期待的~”无剑笑眯了眼,拦住想要逃跑的金铃,“不能逃哦,陪我来的只有你一个~”邪恶的上翘的狡黠的语气。
        左移拦住。右移拦住。
        就这么僵持了五分钟。
        “不快点的话,女孩们就吃完饭了,我可是特地挑了人少的时候来的~”
        就这句话,金铃知道他是不会罢休的,不过仍是挣扎地问一句:“一定要……穿么?”
        他微笑着点头。  
        “……那好,我……试试,但是有条件……”金铃屈服了,“你也要穿长裙。”加个条件的话,应该就不会继续逼下去了吧?
        “好啊~”无剑没有任何犹豫的答应了,把长裙塞到他手中,推着他进更衣室,“去换吧,我去挑一件好看的,我可是很期待你的~”
        ……怎么感觉被坑了?
        金铃是没有碰过长裙这种东西的,以至于折腾了一会后才找到腰侧的拉链。磨磨蹭蹭地开始褪下衣物时,无剑已经开始在催了。
        “好了吗,金铃儿?”
        “等、等一下。”
        “问你件事,我穿红色还是蓝色好看?”
        “……”你都已经挑好了吗,“红色。”平常都是穿淡色冷色,你穿红色会是什么感觉?
        “……金铃儿,好了吗?”见金铃迟迟不出来,无剑问,“你再不出来,我就进去咯?”
        “嗯,进来吧。”出乎意料的的回答。然后是门锁打开的声音。
        无剑看着那扇门,思索了一会,推门进去,反手又扣上门。只见金铃已经穿好那条长裙,只是低着头,看不清表情。
        光线稍微有些暗,但是并不碍事。
        衣服看起来刚好合身,柔软的布料覆盖在那身躯上,勾勒出美好的轮廓,尤其凸显那纤细的腰部,肩部的皮肤露出一大片,那锁骨和肩头的骨骼是清晰的性感,白白嫩嫩的皮肤,就算是白纱也挡不住那种诱人的感觉。
        “怎样?”金铃缓缓抬起头。
        金色的发丝很自然的搭在肩上,脸颊因为害羞而泛红。脖颈全都露出来了,因为抬头这个动作,曲线一览无遗。
        这确实让无剑看愣了。
        md光是看着就有感觉了……冷静,冷静……主人我快忍不住了好想咬一口啊!
        “……嗯,非常适合,很漂亮——不,超级漂亮~”再化个妆就完美了,没有胸也没有问题,无剑想。忽然上前一步抱住了他,“如果金铃儿是女孩就羡煞旁人了,不过,还好你不是。”如果你是女孩,我的情敌就多得数不清了。
        金铃嘴角有些上扬,即使对这句话有些莫名其妙也不在意,只是催促着他去试他的那一件。
        无剑穿裙子很熟练,速度比金铃快多了。金铃刚从更衣室里出来时,另一边的门也打开了——这个妖艳女王气场的雌雄莫辩的人是谁?!无剑?!
        无剑的皮肤同样很白,在火红的映衬下显得如凝脂一般,正腰的款式,百褶的布料,用亮红色的丝线纹有暗纹,还有很多亮片。而且这裙子的设计,右边的腿被遮住,但左腿的布料,从大腿一直开叉到底部,莹白的皮肤,恰到好处的肌肉线条,还有分明的骨骼,全都暴露在空气中。吊带式的晚礼裙,不仅肩部露出,就连胸前都露出一大片。他将头发放下来,全都拢到右边,此时的头发有点小卷。
        你问女王从哪来?这个要看他的神态了。
        那微眯的眼睛,莫名清晰的长长的睫毛,上挑的眉毛,还有勾起的唇角,满满是自傲挑衅。
        这时无剑转了个圈,把背部展现给金铃——而后金铃捂住了脸,脸红到了耳朵根——这是一件露背装,大片的背部没有布料覆盖,背骨和脊椎骨的曲线都在刻意勾引。
        这是在引人犯罪啊……违和感什么的,都去死好了。金铃想。
        “……非常好。”他说,“那……换回去吧。”再不换回去怕是要飙血。
        “就一句‘非常好’?金铃儿可真是冷淡呢。”就算是这么说,无剑还是进了更衣室换衣服。
        两个变身女装大佬却互相被对方撩到的男人。
        事后无剑曾感叹要是那时候有带化妆品就好了,就算是口红也可以。
        而金铃询问过他那时的无比自信和高傲是从哪来的。他说在没有决定性别之前,主人把他当女孩养的,穿裙子是经常的事,因为大哥到四哥都是男性,主人没有女儿养就把他当女孩了,虽然最后他没有成为女性,但是那也女性的一些习惯却是保留了下来,比如,购物,再比如,审美。

【段5】明明是个大孩子的无剑

#微ooc预警
#做梦都想变成无剑的作者

        “你要去哪儿?”无剑叫住抱着枕头准备开门出房间的金铃。
        “客厅。”
        “打算睡沙发?”
        “嗯。”
        无剑看向金铃的眼神变得不满和幽怨。
        注视。
        注视。
        金铃最终放下了搭在门把上的手,无奈地笑道:“……想让我陪你,是吗?”这样的眼神注视下真是压力山大,如果还要出去的话估计后果不堪设想。他又回到那张床上。不过,这样的无剑和以前一样——可爱。
        “嗯,我要你陪我。”无剑脸不红半分地说,“本来这张床就是以前我和二哥的,怎么会容不下两个人。”
        以前…无剑和紫薇?金铃想起那个平日里总是护着无剑,却总是用眼神挑衅所有人的紫薇,瞬间打消了打算等无剑睡后再出去的念头。
        不安分的无剑,在逛了一遍朋友圈后就凑到金铃身边。看着那些笔记本认真工作的金铃,便不打算叫他,只是拿起那半湿半干的金发开始编辫子。
        无剑一靠近,金铃的注意力就被分散了。
        他刚洗完澡出来,周围的空气都是热乎乎的,靠的太近而呼出的气息掠过自己的脖颈,他专注于编头发却又让自己觉得很享受,偶尔往旁边一瞥,还能看到被风扇吹起的莹白的发丝,和白里透红的皮肤和……
        太过分了……
        这是在犯规啊……
        你靠的太近了……根本无法集中注意力……
        金铃转了个角度,坐到床沿,让无剑退出自己的视线。谁知他竟也转了个方向,保持在金铃左边的地方,再次出现在金铃的视野里。
        一条,两条,三条,无剑顿了一下,心里念叨:惨了,这家伙头发质感真好,编上瘾了。
        忽然看见金铃那被头发挡住的左耳变得粉红,抬眼对上他的视线:“金铃儿,你觉得热吗?”
        他轻咳了一声,眼神移向别处:“是、是有点。”
        “那就开空调吧。”
        “不、不用,无剑,你稍微远点就好…”
        无剑恍然醒悟,点点头,不舍地坐到床的另一边,没有再怎样,只是死死盯着金铃。
        好可爱,不管是那金色的头发,半遮的眸子,还是那半张开的饱满的唇和宽大的领口下若隐若现的锁骨,亦或者键盘上舞动的白皙的手指和分明的关节……不管是哪一寸都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这,一定得是,我的金铃儿。
        痴汉无剑。
        金铃把电脑合了起来,叹了口气,自己挪到无剑的身边。
        “……开空调,你爱玩就玩吧……”被你那直勾勾的目光盯着感觉都要自燃了,还不如在身边玩头发的时候,金铃想。
        声音细小得差点让无剑以为幻听了,不过无剑很开心:“好~~”
        有恋发癖的无剑。

【段4】打扰别人约会攻略是会被清除的

        “无剑…你…没事吗?”金铃抓着无剑的肩,有些踉跄地跟着他。和金铃不同,无剑背着包拖着行李箱却看起来依旧状态良好。
        看着从公交车下来明显状态不好的金铃,无剑放慢了脚步,感慨道:“有事啊,但是没你那么严重,从车上下来就是获得新生,陆地上的生活多幸福啊!”
        “现在…去哪?”
        “去这些天住的地方——嗯,放心吧,椅子干净的,坐吧。”
        “那…为什么…坐着…”
        无剑领着金铃在路旁的长椅上坐下,对上他投过来疑惑的眼神,伸手遮住他的眼:“稍微坐一下,闭上眼睛,感觉会好一点。”皮肤接触的地方依旧是温暖,对方长长的睫毛在颤动,感觉痒痒的,“行,我累,给我坐下。”察觉到对方准备起身,而不是乖乖坐下,连忙扯出个借口制止他的行动。
        “不用担心,我知道自己的…”金铃不安分的说。
        “嗯,你自己知道,但与我的判断何干?”无剑不爽,“刚才抓着我肩的是谁?”
        “只、只是巧合,并不是我想触碰的。”
        拙劣的借口,以前也用过的啊,无剑想。
        “哼,我叫了车,在车来之前好好待着。”

        经过一路转折,下午五点多时,金铃和无剑终于到达目的地了。但是处理好房子的事并且入住是在三个小时后——
        “呼——还好提前来了,要是1号再来非得整死我。”看着打扫好的家,无剑摊在沙发上,“金铃儿你先洗澡去吧,我休息一会儿。”
        不过当金铃从浴室里出来时,却找不到无剑的身影了。不管是那个房间都不见人影,就算是发信息也不回。然后他终于打算打电话——事实上金铃把无剑的电话存了几年,但就是没有拨过一次,至今只敢发信息——待一遍铃声响过,无剑才终于接通。
        但是无剑开口第一句就让金铃想摔手机:“喂,金铃儿,想我了?”
        “……没有。”
        “那干嘛call我?家里的除了房间里的东西之外你随便用,等一会我就回去。”
        “你在做什么?”
        “噢~你出来找不到我着急还是?”
        “别转移话题!”金铃有点恼,“你在做什么?”
        “还能怎样,找吃的呀,别出来,在家好好等着哟~”
        “……等一下,无剑,找吃的…为什么你那里会有奇怪的声音?”
        “嗯,奇怪的声音?没有,情况很正常哦。”无剑转身躲过一只魍魉的攻击,反手砍掉那只不怕死的魍魉,“我在超市哦,能有什么奇怪的声音呢,别担心啦,一会儿我就回去。”将挂掉的电话放到口袋里,拉上拉链,“真是,你们的杀气太浓郁了啦~四哥也真是,家附近都不处理干净一点。”将手中具现化出的黑色的刀指向巷子里的一群魍魉,“本来神兵魍魉和人类已经缓和了,我打算不动你们的,但是总是有造反派呢。你们,会让我的金铃儿分心的,我可是很期待这个假期,要把那个耀眼的家伙彻底攻略掉哩~”
        “果然,人越多的地方魍魉更多,待会得去洗一下。”无剑对着蠢蠢欲动的魍魉们露出一个讥讽的笑容,“金铃儿在催了,一起上啊废物们~”
        片刻后,巷子里干干净净。
        “呀呀还好没有被人拿走,再去捞点水果好了。”弯腰拿起地上的一袋零食,转身走进一家水果店。

        看着被挂掉的电话,金铃有点失落。
        无剑……不对劲,我回来那时还不是这种样子,才一个多月,他变化有点大,还是以前的无剑比较……可爱。

【段3】金铃儿你真够蠢

#微ooc预警
#现代版大金铃
#剧情和前一章有联系

        “呼~大概就这些了吧?”无剑将最后一套衣服放进箱子后床上躺下,“果然出远门就是很累啊,不知道绿竹和分水他们是怎么过来的…嗯得通知金铃儿,待会忘记就不好玩了。”
        还好有个小箱子,不用背包。
        「金铃儿,今晚要收拾好东西。」
        「带衣服就好,住的地方设施生活用品很齐全的,多余的东西不需要带。」
        「明天中午十二点半半在机场等我√四天四夜的行程。」
        金铃刚从浴室出来,就听见茶几上的手机在震动,发现那个任性的人又来吩咐了。
        『明天?1号才放假,今天9月28号。』金铃疑惑的回无剑。
        「不要在意时间,我都订好明天的机票了,我看看…」
        「下午两点的飞机,记得十二点半半来。」
        『缺勤两天…』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我会打理好一切的,但是估计得把公司的笔记本带上,因为晚上会无聊。」
        「带够三套的衣服,再加一套备用。」
        「金铃儿你微信或者支付宝里有钱吧?」
        『有。』
        「那就行了~注意防晒哦你。」
        「还有,你这家伙,记得别说出去啊。」
        这家伙,又在任性啊,提前两天去玩,紫薇和玄铁肯定不知道,不然一定得压着他的。金铃看着这些信息,想象着屏幕对面的无剑狡黠的表情。
        不知道那些家伙知道出去后会有什么表现,还是特地提前了两天的……
        想到这,金铃有些得意。
        “金铃,你在盯着屏幕笑什么?”金丝啃着水果探过头来。
        眼疾手快地摁下了主页键,嘴角回复为平时的弧度:“没什么,兀自开心罢了。”
        金丝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发现真的没能看出什么后,便放弃追究了,将肩上的毛巾盖在他头发上:“我说过的吧,好好擦头发,每次出来都淌一地的水!”
        金铃拿起干毛巾揉着自己的头发:“忘记了。”非常无所谓的态度。
        “都一个多月了……”
        “以前都是…自然干就好了。”他回想起以前清爽的短发,反驳道,“金丝的头发…现在也是比我的还长…”擦头发很累。
        “师弟快来!这种情况要怎么处理?!”御蜂的声音从房间里传来。
        金铃将金丝往御蜂的房间推:“叫你。”转身回房,“今晚我有事,别随便进来。”收拾行李…不能被他们知道。

        次日,金铃直接向无剑请了个假,没有去公司。无剑在中午他们吃饭时溜出来了,一般这时间时无剑睡午觉或者浪荡的时间。
        准时到达的无剑,看见金铃已经拿着行李等在机场门口了,白衣黑裤,脚边放着一个大包。
        ……这家伙是傻了还是什么?里面好歹有空调居然在外面等。而且带背包……他不累么?要么背要么抱,又不能拖。
        “金铃儿~找到你了~”无剑快步走向他,“进去吧,外面很热的,等了多久了?”
        “……刚到,没多久。”金铃迈开步子。
        “……白痴。”路都走不直,一定是腿麻了对吧,无剑想着,抢过金铃的包,“步子一点都不利落,肯定是一直在外面站着,告诉我你等了多久。”
        “没等多久。”金铃试图手中要回自己的包。
        “不回答就不给你了。”无剑跨了一大步,侧过半张脸,斩钉截铁的说。
        “那个包很重的!”
        “啰嗦,我体格比你好!等了多久了?”
        “……没有多久,十一点半到的……”
        “十一点半?确定?”
        “……十一点二十。”
        估计再问他他也不会再改答案了,无剑想,不过,十一点二十啊,一个多小时了啊。
        真是,气人。
        “以后按时到就好了,迟到一会也是可以的,但是如果——”无剑停下脚步,侧过身体,注视着金铃的眼睛,“下次你再这样,就不给你请假了,我永远不和你一、起浪。”他特地把“一起”两个字咬的很清楚。
        “我、我知道了……”金铃咬牙答应,伸手抓住自己的包,“无剑,包。”
        他把金铃的手抓了下来,扬起一个笑容,一字一句的说:“我、才、不、给。”无比灿烂的笑容,“反正机场里有地方休息,到那时再给你吧~”谁教你没我结实。

【段子】还没到黄金周就打算乱来的无剑

#设定时间为黄金周前
#微ooc预警

        无剑再一次盯着电脑没有头绪,心思又飞到两周后的十一黄金周。公司非常人性的打算放满了七天,其实无剑计划放十天来着不过被他大哥和二哥反驳了。理由是据说国内学校放五天的有放三天的也有,七天就足够了。
        无剑被说服了,暗自庆幸自己有七天假期。
        「呐金铃儿,十一你去哪里浪?」他拿起手机给金铃发了条信息。
        三分钟后没有回应。
        「金铃儿?」
        「金铃儿?」
        三分钟——
        「喂!」
        又是三分钟。
        「金铃索。」
        如果再过几分钟不回的话应该是太入迷了或者去厕所了吧…还是算了。无剑看着手机屏幕想道。
        正在专心致志对待新工作的金铃被屡次震动的手机打扰到了,他微皱着眉拿起手机,却发现那个扰人的家伙是无剑,而后一脸无奈,抬手回了信息——
        『只是文字就不需要加上那个儿化音了。』
        『称呼也不需要加上“索”字。』
        等了十几分钟得到这两条答非所问的消息后,无剑满脸微笑。
        「现在我想问问你刚才在做什么,有什么感想。」
        思索一番后金铃又回——
        『刚才没注意到。感想……你打扰到我了。』
        无剑依旧微笑,手指快速地点击屏幕。
        「哦,抱歉,打扰到你了,金铃索。」
        「就当我没找过你。」
        干脆一直叫全名好了,无剑想,再问问绿竹和淑女小君吧,他们肯定会回答的。
        这么想着,无剑刚返回列表那个界面时,金铃那一条有冒出红点。
        『等等无剑!我十一不浪!』
        着急的金铃用上了感叹号。
        无剑点击。
        又来两条:
        『不,我的意思是,黄金周我还没有计划』
        『也没有约什么人。』
        看了这两条消息,无剑挑挑眉,把「不浪你就好好呆一边去」刚编辑好的删掉。
        「真?」
        『嗯,真的。』屏幕那头的金铃呼一口气。
        『离放假还有两周,能在这种时候约人的就只有你了,有谁会这么早约人?』
        「那就陪我浪吧~」
        『嗯,好。』
        「我再去问问绿竹他们。」
        『等一下,现在除了我,还有谁?』
        「暂时没有,第一个联系金铃儿的哦,荣幸吧~我待会问问绿竹和淑女他们…」绿竹可以带我们吃很多东西去很多地方,淑女对于购物和游玩很有研究,而且带了淑女,小君也回来,那个家伙该透透气了。
        『不,不用了,不用问他们了。』得知自己是第一个后,金铃勾起了嘴角。
        『我就可以陪你了,人多,吵闹。』
        「热闹。」
        『吵闹。』
        「……」
        「金铃儿你变了,算了,服你,我就不拉他们了。」
        『嗯,可以。』
        先一步解决其他家伙占有无剑假期的金铃很开心,目前没有兴致再去工作,扭头看向窗外。
和无剑两个人的假期……光是想到就耳朵发热的金铃想道,不过,变了么……或许是吧。

【段子】金铃-现代

       “主人真是的…赚钱的法子都不教就直接跑路…木剑那个玻璃心跑去发展浪,紫薇那个童年阴影没治好的中二病倒是一直我行我素,青光啊那个面瘫啊…只有玄铁爸爸有点用了……”无剑趴在办公桌上玩着自己的头发,电脑屏幕上的只有局势分析,本子上几个企划全被大大的叉给否决掉了,“所以哦,那几个人一定是就把我就在这自己逍遥去了是吧?!真是恶劣啊…主人我怕我把你的公司弄垮了怎么办……嗯有点冷,早知道前天就不听淑女建议去剪头发了…”
        现在没有头发保暖还真是有点冷啊
        话说我就是把头发剪短了而已为什么越女御蜂和都会脸红啊?!
        虽然还能绑起来但是绑起来会有些炸而且凌乱,我竟然不知道我的头发有这种特性,和冰魄不一样啊
        而且冰魄和毒龙那两个好像冷笑了,嗯,很危险啊…
        对了还有流光,那个傲娇一生的家伙以往还会和我打招呼今早居然只是哼了一声转身去爬楼梯不和我乘电梯,我又惹到他啦?啊啊主人这个公司好麻烦啊,虽然都是我挖的人……
        都一年多了那个该死的一声不吭就跑去海外修炼的金铃什么时候回来啊……
        “唔…果然夏天还是空调舒服。玄铁爸爸什么时候回来啊我都饿了…”靠窗就是有点亮,应该加个窗帘才对。
        困了……打一会盹吧,玄铁爸爸应该会叫我起来的。
        自觉过滤噪音。
        然后无剑就这么迷迷糊糊地趴着睡着了。
        五分钟后,手边的手机屏幕亮了起来淑女发来了微信——无剑,五分钟后有大惊喜!
        然而那小小的消息声音同样是被无剑划进噪音范围里。
        无剑不知道的是,此时楼下有一层已经闹开了。
        电梯下去又上来。
        走廊里回荡起哒哒的脚步声。
        敲门声响起——
        “笃笃——”
        无剑依旧眯着眼。
        “笃笃——”那人继续敲门,“笃笃——”三次无人应答后,那人推门进来了。
        大概这就是自带光芒特效的人吧——
        过腰的金黄色长发只是轻轻用一根白色发带束起,即使中午没有阳光斜射进来,那发丝上却依旧流离着璀璨的光芒,同一种颜色的眸子就像金钻一般,揉碎了的温暖漂浮在金色中
        这是一个大夏天不会把头发扎高的人。这是一个大夏天依旧穿着长裤和靴子的人。这是一个特别怕晒却不怕热的人,比如那短袖外依旧套着一件宽外套。
        这人轻轻推门进来后,环视了室内一圈,小心翼翼地将衣服下摆的两个铃铛握在手中,这样铃铛的声音会小很多。
        他走近趴在桌子上的无剑,目光惊讶地在绑起来的短发上停了几秒,又转向空调,无奈地注视只穿着短袖睡着的无剑:“还是这么……”不会照顾自己啊。
        刻意放轻了声音。
        他将外套脱了下来,靴子的硬底会发出声音,便微踮起脚,不让鞋跟与地板碰撞出声音。像是慢动作一般,他把外套举到无剑上方,又缓缓地像平移,在松开手中的铃铛的时候依然很小心,生怕吵醒了睡着的人  。
        不过当他的外套覆盖在无剑身上时,身上重量增加的感觉让无剑睁开了眼:“唔…午餐…”继而将压在脑袋下的手伸了出来一把抓住还僵在脖子旁的手,“好暖…”
        他愣在原地,就这么放也不是抽出又怕直接吵醒无剑。
        不过不需要他踌躇太久——
        “唔……你是谁啊?”无剑抬起头,手一撑桌顺势靠在了椅背上,外套挂在肩上,打着哈欠揉着视野朦胧的眼睛,一副刚睡醒的慵懒样子,“我看看……”依旧没有放开抓着的手。
        接着,无剑毫无预兆地在抓住的手上用力,一脚蹬地打算借势转个椅子,谁知那人便被扯下来了:“啊……”被抓住的手抽不出来,另一只手只能抓住转椅的把手,来稳住身体。
        “哇噢吓到我。”无剑抬头近距离看着来人,那金灿灿的光芒便先一步进入眼中,“咿——金、金铃儿?!”这金灿灿的眼睛和头发不是他是谁?
        哦,是金铃啊。
        面对着无剑直勾勾打量的眼神惊讶的神情,金铃不自然地别过了头,应了一句:“嗯…是、是我。”准备抽出手,站起来——
        “小心——!唔……”看着无剑直接从椅子上跳起来,金铃条件反射地伸出手,但出乎他的意料,又被无剑拉下去了。措不及防的,他的呼吸间萦绕一股奶香味——无剑最喜欢的饮料是鲜牛奶。
        将金铃抱了个满怀,他的脑袋搁在自己的左肩,声音里充满了喜悦:“太棒了我的小金铃终于回来了!”
        金铃轻咳了一声,挣扎着站了起来。
        “不过啊…金铃也是个——”无剑看着他,来了个转折,“坏、孩、子、呢~”扶着桌子站了起来,直视着他,“你居然还会回来啊,一声不吭就跑掉,一跑就是一年多,而且你居然一年都~没有联系我呢~”越到后面语气越奇怪。话音刚落,无剑跨开了步子,一掌朝着金铃的肚子甩去。
        金铃的瞳孔在一瞬间缩小了:“等等无剑!”下意识向对方的手腕抓去。
        幸而无剑也在被碰到的时候收力了。
        肚子被打中是最痛的,除非你皮糙肌肉厚同时用力来防御,否则无剑那一掌下去估计都得躺下了。
         还好没有被打到…金铃在心里庆幸了一秒钟。
        “嗯?还想解释什么?”语气阴沉的无剑。
        “并不是一声不吭就走的,我和玄铁说过了…”依旧镇定却不知为何脸有些红的金铃。
        “和玄铁爸爸说都不和我说?”
        “我…认为他会对你说的。”
        “一年不联系呢,怎么解释?”气势汹汹。
        “……”
        “刚才没打着,再来!”作势抬起手掌。
        他无奈地摇摇头:“是师祖…不让联系你…”不过也只是你不让联系,至今不知道师祖的理由。
        “……这又不是什么说不出来的理由。”无剑双手抱胸,坐回办公桌旁,拿起手机来看,“离我远点,我不开心!”
        “唉…”金铃走近几步,弯下腰以便让自己出现在无剑的视野里,长长的鬓发垂下来,落在椅子的扶手上,“……喵……这下,你开心了吧?”
        无剑划屏幕的动作停下了,转头面向金铃,微侧身体,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声:“喵。”两人鼻尖只隔了咫尺之距。
        金铃连忙直起腰杆向后退去,又一次不自然的别过头,从背后拿出一个铁盒子递给无剑。
        无剑觉得他的耳朵有点红,嗯,看起来那抹比起他脸部白皙的皮肤红很多。
        接过那个铁盒子,是有点重量。打开发现是很多的糖,随便拈了一颗来吃。
        “唔……原谅你了…”无剑勾起嘴角,他是很爱吃糖的,特别是牛奶糖,“现在开心了~”
         将盒子合上,两步走近金铃,伸手抚上他的脸颊:“嗯~皮肤还是像一年前那么嫩呢,眼睛越来越漂亮了,头发一下子长长了好多好多呢~”
        金铃后退了一步,别过了脑袋。
        “噗~欢迎回来,金铃儿~”无剑非常愉悦的笑到。

        “话说回来,玄铁爸爸怎么没回来?我都饿了。”
        “玄铁…在楼下。”
        “嗯嗯?都回来了为什么不把我的份拿来?刚才睡着的时候就已经很饿了不然不会冷的。”无剑忽然抓住了金铃的手,“一如既往地暖呢~”
        事实上是淑女把玄铁拦住了,因为她觉得金铃回来直奔无剑的办公室,无剑一定有戏。
        的确如此。